冰雪北半球-还可以拉着小木板从冰坡上滑下来再摔进雪堆里

  • 时间:

【刘在石否认性丑闻】

加格達奇位於大興安嶺山脈東南坡,地處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境內,隸屬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行政管轄。受西伯利亞高壓控制,北半球大陸東部是北半球冬季最冷的區域,大興安嶺是我國最靠近這一區域的地區。

哈爾濱人說,去那裡一定要穿絨褲棉褲,但我只有秋褲,外面罩了抓絨休閑褲,再套上長及膝蓋的羽絨服——飛機落地是中午,陽光正好,零下15攝氏度。機艙里熱,出了艙門只覺得涼爽清透,也對自己那身被嘲笑為“不尊重加格達奇”的禦寒裝備鬆了口氣。

午飯時間,進入真正的“林海雪原”——大揚氣林場“303工段”。鑽進軍綠色工棚,搪瓷餐具已經擺好,牆上掛著軍綠色的衣帽,貼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流行標語;坐進長圍凳,背對著工棚中央的火爐子開吃——雪裡紅燉凍豆腐、小雞燉蘑菇、酸菜血腸、炒笨雞蛋、酸菜包子……吃得熱乎,烤得汗流浹背。把工棚門打開,放進來一些冷空氣,臉上的灼熱感才慢慢消去。

極寒的雪地里潑水成冰,但流經加格達奇的甘河卻沿河十里不凍。我們的車子在雪地里“蹣跚”無數個道彎後終於因為雪太厚無法前行了,此時離目的地還有1公里左右。

零下20多攝氏度,說不冷是假的。特別是下午3點過後,天很快黑下來,氣溫降得很快。東北話“嘎嘎冷”,真的只有冬天到了東北才能懂。隨著全球氣候變暖,我們對冰雪的記憶被封存在兒時。

還在抱怨北京不下雪嗎?去加格達奇吧!

下車,走過去!踩著鬆軟的積雪,深一腳淺一腳再滑一腳,艱難地邁著腳步。冷氣凝結在頭髮上、圍巾上,化作冰花;墨鏡慢慢上霜,看不到路了,乾脆摘掉。全身裹嚴實,倒也不覺得冷。

加格達奇離北半球冷極雅庫茨克大概只有1500公里,年平均氣溫零下1.2攝氏度,冬季漫長。官方稱,當地最冷的時候到零下45攝氏度,對那裡的人來說這十來年暖和了,之前到過零下50甚至60攝氏度。那是種啥感覺呢?低於零下40攝氏度,人就幾乎喘不上來氣了。

大約半個世紀前,數萬名鐵道兵和知青陸續進入這裡,投身大興安嶺建設,修鐵路、伐木材。2014年林區全面停止商品林採伐後,林區將“303工段”打造成森工文化體驗旅游區,原樣呈現那段激情燃燒的記憶。可以體驗抬木頭、鋸木頭,可以在雪地里坐蹺蹺板、盪鞦韆,還可以拉著小木板從冰坡上滑下來再摔進雪堆里。冰雪裡鬧著笑著,大家都玩出了孩子般的模樣。

白茫一片露出一線碧藍,終於到了。沿河兩岸是厚厚的冰,岸邊樹上掛著霧凇,河水靜靜流淌,清澈見底,靠近岸邊的河面飄著冰雪塊。好一個“十里畫廊”,眼前分明就是俄式油畫里的景象。我終於來到、看到了小學課文里“美麗的大興安嶺”的一隅。激動地拿出手機拍照,拍兩張就得戴上手套放回兜里暖暖,暴露在空氣里不到一分鐘,就有一種凍得幾近麻木的感覺。

楊雪攝行者無疆決定去加格達奇之前沒多想,只因為冬天沒到過北京以北的地方,想長長見識,“打個卡”。